查看: 843|回复: 0

衍生工具与机构投资策略

[复制链接]

92

主题

100

帖子

32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20
发表于 2014-4-28 22: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主持人

郑亚男 广发期货研究中心

嘉宾

欧阳辉 瑞士银行固定收益、大宗商品与货币业务部董事总经理

刘 震 易方达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总经理

Bas van der Reijt Kokomo Capital首席运营官

罗 军 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兼金融工程组组长

高子剑 东方证券金融工程首席分析师

陈 定 泛金投资总经理

黄邵隆 广发期货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衍生品操作模式与人才配置


欧 阳辉:我们公司有一些高端客户,还有就是资产管理公司、投资银行,对他们来说我们的配置是很全面的。从我自己的经验来说,专门有一个CAA,专门给他们提 供很多的服务,提供一些策略。我举个例子,我们讨论的客户,包括有苹果的股票,到底要买还是要卖?我们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假如你是美国客户,你获得一年以 上那就赚钱,假如一年以下你就等一等,因为苹果马上盈利就要公布了,这样的服务我们很全面、很细致,但不一定每次都对。

人员配置,做产品要有量化的经验、知识,交易最重要的是风险管理,假设不管理,银行风险非常大。以前都是开玩笑,害人如害己,如果我们自己风险做得不好那也不好,这是全方位的。

高子剑:做衍生品的操作模式及配置,最终的目标是争取获利,能赚钱的操作模式就可以做,但赚钱模式在衍生品里面非常多。人才配置应该尽可能多元化一些,有时这一群人同质性太高,全都做股票出身,他们在想事情时难免有时会有缺陷,所以人才配置多元性我觉得非常重要。

黄 绍隆:最主要的是要有前台和后台的关系,比如说前台做开发,把软件实现出来;后台是做策略研究,提供一些策略思想,给你支持的策略,这两者也可以结合。在 这个团队里面,比如说具备计算机语言的开发软件肯定是需要的,另外基本的研究人员也是需要的,这是从投资角度来说一些团队配置方面的东西。

陈定:我觉得做投资者需要有两大能力:一是收集信息的能力;二是处理信息的能力。我们这边做的私募,可能会有一些另类的考虑,包括编程领域,在虚拟空间收集到更多信息。

举 个例子,我们现在尝试做资产分析,去监控市场情绪,这一点我觉得需要一些力度去探索。特别是在中国市场,如果看宏观基本面、流动性因素,前面很难用量化指 标捕捉,为什么?中国没有独立的央行。这几方面的因素时间尺度不一样,可能半年、一个季度就公布一下数字。还有就是流动性,目前没掌握非常好的答案,公认 的标准是什么。我们现在被迫做短线,做市场情绪,我们内部的配置人员也体现在这方面,包括模型的构建,怎么通过市场数据去找到市场的描述,通过新的数据找 到合适的市场。

Bas van der Reijt:我们公司是做高频交易的,在中国可能还不是非常的常见,所以很难定义说什么样的人才是我们需要的,我最喜欢的人才是做电子工程的,因为他们有很深厚的数学基础,而且会编程。

罗军:我们的专户也是私募的业务开展模式。以上几位嘉宾都介绍了相关的策略,这对机构投资者来说都是绝对回报,绝对回报就是α策略,还有就是β策略。我们团队在这一块也做了很多东西,包括定增,包括另类的试点。

至于人员,刚才几位嘉宾就专业、学术、背景等方面谈得比较多。我们跟很多机构沟通过,这两年培养投研的人员非常少,经过这两年的培训下来,在市场这边,营销经理专业背景不具备这一块的素质,有时候在推广产品时比较吃力,需要基金经理承担比较大的营销任务。

衍生品是新的业务,我们深刻体会到,包括中后台的人员、合规人员,他们的理念停留在单边,所以制约业务的发展。我们也开玩笑地说,最应该受投资者教育的应该是高管,只要打通这些环节之后,业务拓展方面效率会更高。

刘 震:其实我们做的东西跟做科学研究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对象不是物理,是投资市场。在中国投资是一个理念、一种信仰,但还没有到宗教的程度。金融市场是科学 的,我们用科学的方法去解决问题,我们关注经济的基本面,实际上都有它自己的规律,我们现在不了解,不代表我们将来不了解。我们不但要找聪明的、对数字比 较敏感的人,更要有一些比较广泛的兴趣。

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是需要去创造的,我们做的所有的策略需要比别人超前一点,这样才能赚钱。实际上你并不需要做得最好,只要把对手超过就行了。最后需要有激情,不论做什么事情,如果只是工作就没有意义了。

现场精彩提问回放

提问:论坛的名字是机构与衍生品分论坛,我想这几年政府部门也好,期货公司也好,都不遗余力在开发机构投资者,从效果来讲,应该说还是不太尽人意。我想不管是哪位嘉宾,就这个问题给我们提点建议,您觉得这个问题在政策层面,还是下面的努力能够有一些改进?

刘震: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现在看到成熟的市场机构投资者占比比较大,散户比较小。但什么是机构投资者?散户钱多了就是机构吗?机构钱少了就是散户了吗?

我 记得有一天去保险公司,我问他们在做什么?在择时?他说我每天看看报纸、看看电视就择时了。机构投资者意味着什么?我也在反思,我现在知道一点,机构投资 者是为别人看钱,赚钱不是第一,能交待是第一,机构投资者永远是比较保守。保险公司愿意买我们的专户,对他们来说收益要求其实不高,每年大概也就5-6% 的收益,关键是不能丢钱,而且钱很多。

陈定:我补充一点,这里面因素复杂,一方面受到政策的限制,另一方面我担心国债期货会造成投资者分割的局面,现在散户或者个人投资者不让进入市场,国债交易在银行业交易市场和交易所市场是割裂的,刚才你提到的问题在国债期货上变得更严重。

提问:我来自浙江,圈子里面有很多朋友这两年找不到合适的投资产品。浙江这边有太多资金,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能让场外的资金进来?有没有合适的方法?这样对金融市场是非常有利的。

Bas van der Reijt: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我们公司现在也在想办法进入中国的市场。因为在过去的两年中市场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最好的学习方法就是亏钱,现在很好的 方式并不是说我们买进股票等着它涨,这已经不是很好的模式了,这些散户应该自我教育,通过亏钱可能可以得到一些经验,我们公司也在积极想要向大陆来提供对 冲的产品。

黄绍隆:我们有策略的机构想要去找资金,让有资金的人信任我们,其实对冲资金在国外只对两种人:一是高净值者;二是高素质者。

高 净值者愿意把钱交给我们,高素质的人能够理解对冲的理念,知道风险在哪里。我们国家处于各种基金的发展阶段,中国基金还是起步阶段,国外成熟的基金也在 90年代慢慢开始被大家认可,其实国内也在进行思想的变革。如果我们能慢慢经历这样的过程,才能有更多的投资者来做这个事情。毕竟像大的机构投资者要进来 这个市场,会受到很多的限制。比如说交易量的限制,这些方面都要经历一个过程。

提问:机构衍生产品对冲操作有哪些风险?

欧阳辉:对个人的风险,像交易品,这我自己也没有理解,就是交易对手的风险,这个风险2008年以前没有想到。

刘震:其实我想把这个问题展开一点,第一是对风险的认识;第二是对风险的防范。对风险的认识,有点像看后视镜来开车一样,风险是什么东西?知道的风险其实都不是风险,不知道的风险才是真正的风险。我们以前从来不知道美国方面掉得这么快,真正的风险是你所看不到的。

黄 绍隆:我从遇到过的实际情况来说一下对冲操作里面的风险。我自己也比较担心的几个点,第一是波动率的风险,这个东西你没办法控制它。比如说最近这个阶段, 前一段时间大行猛涨,指数涨时大盘不涨,这时你买一堆你肯定是要亏钱的,这里面涉及到相关性、还有波动率的风险。我们辅导客户,或者看到资产变化的时候, 波动率太大很难让客户安心,不像基金、或者产品有封闭期。我觉得波动率风险是让我们比较忧心的,现在还没有想明白如何控制它。

二是信号方面的风险,我们有很多研究,我们国内市场上去抓绝对α法收益,收益并不是很高。当获取α法收益的时候赚取一部分β的收益,这可能是择时的问题,包括陈总说的市场指标,你对市场进行一个判断,也要承担一个风险。

Bas van der Reijt:对冲的风险在哪里?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做了错误的对冲,但这实际上经常发生,因为很多对冲基金他们用一些统计上的概念 来做对冲。比如他们用一些股票,可能相关性比较高。这个问题主要是说越来越多的人不停的在做这个事情,不停的复制,不停的做对冲,问题就是让市场出现一个 异常,所有的人都要去有同样的仓位,这就造成很大的问题,可能所有的人都承担一样的风险。

当 我们建立模型时,都是基于统计的概念,对于流动性风险,我们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公司一般都不会放很长的时间,我们都是短期投资。但对一些大的投资者 来说,可能会有一些大问题。所以这些大的机构应该对流动性风险有一定的意识,必须要较保守,而且对杠杆的运用需要非常的小心。

罗 军:我理解刚才几位嘉宾谈的,一是市场风险;二是流动性风险。事实上风险是个很广的概念,有些策略包含风险很大,需要格外小心,一旦系统发生了一些事情只 能对冲,做一些切换。包括怎么建模型?怎么部署模型?这也是我们在操作过程之中及时反馈,或者提前在制度的设计流程上需要考虑的一些问题。

陈 定:首先我觉得不是量化,期货一开始做套保时,首先要看美国原油的分布、产区,整个机理市场结构变化了。我们切身的体会风险,整个市场轮回转换,如果还是 那种对冲肯定会有偏差,不是完完全全用统计模型,用量化来告诉你是否对冲套保,一定要加强自己的判断,这个判断根市场的情绪变化是有关系的。

高 子剑:资金控管是一个最好的方式,基金机构在大幅亏损时,都出现没有办法预知的事情,实际上都是没钱了,如果钱够,能够熬过去,可以有办法赚更多的钱。我 们做量化、对冲,数学是万能的,我只要数学算出来就行了,到后来不去关注市场,做我们这行的人,每天要写这个大盘是涨还是跌,如果没有预测好,那我们计算 就不准确了。

欧阳辉:每次想想亚洲的金融风暴,每次都是跟固定收益有关系。刚才各位嘉宾讲得非常好,就是流动性风险,如果没有流动性风险很多事情不会发生。像AIG的倒闭,假如没有流动性风险,AIG就不会倒闭。

提问:金融危机发生时,产品太复杂了很多人不理解,让很多人吃大亏,我当时在想,很多精英和专家用很高深的东西进行欺骗,我在期货方面涉及不多,觉得都很吃力,但我觉得也很诱惑,如果要跟客户推销可能更吃力,当然可能诱惑更大。

有几个问题:第一,绝对收益产品,因为我们都知道风险收益同在;第二,我听到量化也好、策略也好,已经迅速在圈子里形成一种风气、风潮,且我看到所有的都是正收益,那市场谁在赔钱?

刘震:我上次在香港开会,香港证监会一名人员说,觉得现在的金融衍生品和金融创新已经太多,以后所有的金融衍生品在两页纸里面解释不了,就不可以卖。然后我就起来说,各位手里都有手机,谁可以用两页纸解释这个手机从哪里来的?包括我们的话筒,包括飞机怎么飞起来的。

所 以说复杂并不是问题,我们生活很复杂但也带来很多优势,为什么大家对金融的复杂会有那么的反感。大家对金融产品的反感主要是什么?刚刚我们跟大家讲的风 险,风险不都是坏事情,如果天下没有风险就没有收益,金融产品之所以有收益就是因为不确定,这实际上是金融产品自己本身的定义。所以回答你的问题就是,复 杂不是问题,问题是投资是不确定的。投资之所以可以赚钱,就是因为它不确定。

提问:你们平时在做产品设计时,如何将哲学的理念涉及到产品当中,最经常用的是哪些哲学理念?

刘 震:一般来讲,以前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凡是让女孩子很敬佩我的时候,都是学点哲学。在金融市场里面的人都非常聪明,亏钱、赚钱都有他们自己的原因。实际上 中国市场大家追涨杀跌是有原因的,像保险公司追涨杀跌,考核指标一年10%的收益,你怎么办?又不能长期持有,你只做波段,大部分波段不好做,所以那就硬 着头皮做。

金 融市场是非常有效、理智的市场,大家讲的不理智,并不是因为不理智,是因为你不在里面。刚才讲的有人挣钱、有人亏钱,你知道市场超额收益加起来是多少?加 起来是0,超额收益就是在座的各位总有一半的人比平均的人低一点,超额就是有的人赚钱、有的人亏钱,聪明的人赚钱,笨的人亏钱,市场上需要有人亏钱、有人 赚钱。每个人都想赚钱,在竞争过程中实际是提高了整个金融效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