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44|回复: 0

年轻的量化型投资

[复制链接]

158

主题

167

帖子

522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22
发表于 2014-5-2 16: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很多国家,中央银行只是间接控制政策利率,其他利率是由市场机制决定的。
  这里我们要岔开话题,说说投资方法都有哪些类型。其实分起来也很容易,按照投资决策的方式,可以分成判断型和量化型两类。判断型投资者根据各种信息以及个人过去的经验来确定买卖什么、买卖多少、什么价位执行、交易如何退场(止损、止盈)等,这里面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正是西蒙斯在纽约的邻居索罗斯。股神巴菲特也应该算是判断型的投资者。判断型的中心枢纽是人的大脑。各种信息进了大脑,出来的是买卖交易指令。同样的信息进了不同人的大脑,出来的很可能是不同的指令,因为我们每个人的经历不同,个性和性格不同,判断的方法不同。科学发展到今天,人类能够登天入地、克隆猪羊,但是对自己大脑的了解还是非常有限的,人的大脑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黑箱”。不过,有趣的是,投资行业一般把量化型的投资称做“黑箱”。简单来说,量化投资者不依靠大脑的判断,而是靠数学公式来投资。比如:量化投资者把最新的市场及其他相关信息输入到他的秘密公式里,公式得出的结果说买中石化,量化投资者就出去买中石化。过了一段时间,一天或者个把月,也可能是几秒之后,量化投资者又把最新的信息输入他的秘密公式,公式的结果说卖中石化,量化投资者就卖了。量化投资者和判断型投资者的最主要的区别在于,不用判断,而是完全依照公式。公式的好处是它的一致性:同样的信息输入同样的公式,得出的结果是一样的,跟输入的人是谁没有关系。西蒙斯正是量化型投资者的代表,但他不是唯一使用量化型方式投资的人。索罗斯、巴菲特和西蒙斯这三个人或许可以算是投资行业的福、禄、寿三星,他们使用完全不同的两类投资方法也说明这两种方法到目前为止还不能说哪一种更好。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量化型的投资方法还很年轻,它的发展壮大也不过是最近30年的事情。
  投资方法还可以根据投资决策所凭借的信息类别来分,分成基本面型和技术型两类。基本面型的投资方法按照宏观经济或者公司盈利的各类指标来进行投资决策,而技术型的投资方法则一般是按照过去的价格走势来判断的。也有许多投资方法既不靠基本面,也不靠过去的价格走势,为了定义的严谨,我们把任何使用非宏观经济指标和公司营运指标来分析投资的方法都归入技术型投资之中。比方说,有不少人是按照星象来投资的,这在我们的定义中算技术型投资。20世纪80年代中期,有人是根据东京街头流行的超短裙究竟有多短来投资日元的,据说这在当年给追随这种策略的投资人带来很高的回报(和眼福),这也勉强算技术型吧。
  据2007年的统计,全球70%的钱都是凭借基本面型的投资方法来操作的,30年之前,这个比率应该超过90%。技术型、量化型的投资虽说可以溯源到20世纪初,但是它们的发展和壮大是近30多年的事情,尤其是使用数学工具和电脑的量化投资方法。在过去的20年间,世界很多著名大学的毕业生纷纷选择金融机构的量化分析师这样的工作,他们学的专业常常是统计、数学、天体物理、量子物理、流体力学和电子计算机。目前,使用量化方式进行投资的各类基金和其他机构所管理的资金数额估计占全球投资总量的20%,在全球很多大型的股票交易所中,接近50%的交易量可以说来自各类量化投资的方式。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之下,很多投资行业受到影响,但是量化投资(包括指数投资)仍然是基金管理里面增长最快的一个部类。
  综合上面两组分类方法,投资方法可以细分为基本面判断法、基本面量化法、技术判断法和技术量化法。索罗斯和巴菲特都应该属于基本面判断法,从目前了解的信息来判断西蒙斯属于技术量化法。技术判断法的追随者很多,它有另外一个名字:技术分析法,或者图线法,书店里有大量的书籍,很多投资机构也有专门的技术分析师对各种金融价格进行短、中、甚至长期的技术分析预测。从“移动平均”、“K线”到“支持区”、“阻滞区”到“双肩架一头”等,这个行当的名词跟金庸的武打小说有一拼。人们对技术分析这个行当的态度其实也类似于对金庸小说的态度:有人说好得不得了,有人则不屑一顾,认为这和占星术没什么不同。其实这类投资方法和西蒙斯的大奖章基金有很多相似之处,西蒙斯的林姆若伊基金在1978~1988年之间的投资方法很大程度上都可以归于技术判断方法,后来的大奖章基金也可以说继续走技术型投资的道路。但是大奖章基金的操作方法和许多靠技术分析进行投资的个人的主要区别是西蒙斯完全用电脑来进行操作:从画线、到判断、到下单、到交易、到跟踪、到平仓,而一般人则是在电脑的价格图上画线,然后估测分析,然后打电话给经纪人下单,然后经纪人打电话回来说交易是不是做成了。这样的速度,用西蒙斯的话说:“黄花菜都凉了。”好吧,西蒙斯没说过这话,但是我们后面会看到,西蒙斯能够长盛不衰的原因之一是他的速度。另外一点,技术分析法也是需要判断的,同样的价格图让不同的人去分析得到的可能是完全不同的结论,而西蒙斯的量化分析得到的则是同一个结果。
  大部分个人或者机构的投资方式都可以归为宏观判断型,但是如同现实生活中的其他事物一样,绝对的分类并不常见,常见的是各种分类的混合体。投资方法也是这样:很多人都以宏观为主,夹杂一些技术;一般凭借感觉和判断来进行决策,但是在今天的社会,很少有投资人完全不看各种计量分析的结果,所以决策也多少有些量化的味道。
  投资方法的分类:判断型相对于量化型,技术型相对于基本面型
  投资方法按照数据来源的不同分为技术型和基本面型,按照判断过程的不同分为判断型和量化型。《经济学人》杂志的“巨无霸”指数通过比较全球各国麦当劳汉堡包的价格计算出各国的汇率相对于美元是高估了还是低估了。
  具体数据请参见该杂志网站www?economist?com。投资方法的坐标试划分参照了忻海的《Currency Overlay: A Practical Guide》一书。

  一天是英雄,另一天是狗熊
  在我们进一步探讨量化方法之前,我们可以先接着讲一段西蒙斯的故事,因为这对我们了解量化投资方法有些帮助。不管怎么说,西蒙斯都可以被称为量化投资方法开先河的几个重要人物之一,而且应该是应用该方法最成功的人士,他所经历的思考过程很可能会解答我们的许多疑问。
  西蒙斯于1988年关闭了他已有10年交易历史的林姆若伊基金,开始了众所周知的大奖章基金。大奖章基金和林姆若伊基金有两个明显的不同。
  第一个不同点:大奖章的投资范围不再包括创投基金。虽说西蒙斯的第一桶金源于投资小公司,而且他一生都对直接投资各种小公司有着浓厚的兴趣,但是大奖章基金投资的产品按照他本人的话来说必须符合三个条件:“必须在公众市场上交易;必须有足够的流动性;必须适合用数学模型来交易。”公众市场上交易的工具包括股票、债券、商品、外汇等,但是不包括未上市公司的股份。足够的流动性也就是说这种工具的交易量比较大,所以小公司的股票、创业板的股票可能就不包括在内。上面两个条件其实是相关的,很多金融产品正是因为在公众市场交易,所以流动性才比较大。另外,这两个条件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的:公共市场上交易的产品在日益增多,所以西蒙斯的视野也越来越开阔。很多工具在刚刚开始交易的时候流动性比较低,但是交易的人多了,流动性也就会慢慢提高。第三个条件可能有些令人费解:什么样的金融产品适合用数学模型来交易?什么不适合呢?一般来说,数学模型交易需要对历史数据进行大量的研究,从中寻找规律,所以这个条件的意思是要求有比较多、比较准确的历史价格、交易量等的数据,以便进行数据分析,然后寻找最合适的交易模型来进行量化投资。这个条件也和前面两个条件相关:通常公众市场上交易的产品、流动性比较好的产品,它们的历史数据比较齐全,质量也比较好。
  第二个不同点:大奖章基金的投资方法是纯粹的量化型,以技术型数据为主,而林姆若伊的投资方法则是以基本面数据和判断法为主。为什么要从过去10年中很成功的基本面判断法转型呢?西蒙斯这样说:“首先,数学模型降低你的投资风险。其次,数学模型降低你每天所要承受的各种心理压力。”后面一点是很重要的,因为判断型的投资完全依赖大脑根据最新的信息做出最新的判断,所以,如果想要不贻误战机,大脑必须随时随地地保持高度警觉的状态,因为新的信息在不断出现,投资的仓位需要不断地调整。对于判断型的投资方法,西蒙斯说:“有时候你像个英雄,因为你投资赚了钱。有时候你像个狗熊?,因为赔了。不管怎么说,在大部分时候,投资的得失都是由运气决定的。”数学模型相对于用人脑来判断的投资方法而言投资风险比较低这种说法并没有定论,有的人认为数学模型完全依照过去的数据建立,不能对千变万化的市场做出及时的判断和采取相应措施,相当于开车只看后视镜,所以风险比较大;也有的人认为数学模型其实也是由人的大脑设计、选定的,但是一旦选定,模型没有感情,没有人们在认知、心理上的弱点,尤其是该斩仓的时候会自动斩仓,不会拖泥带水,所以风险比较小。另外,西蒙斯所采取的量化模型是持货时间非常短、交易速度很快的类型,所以不像巴菲特、索罗斯那样看准一个投资机会就会长线持有的判断型投资,后者有可能看错、或者在长期持有过程中可能出现各种反复,所以后者的风险较大,这个问题其实贯穿着这本书的始末,读完了这本书,您也许会有您自己的判断。
  ?
  西蒙斯本来用的词是“山羊”。
  虽说西蒙斯是个态度严谨的大数学家,虽说他的投资完全是靠数学模型,虽说他的大奖章基金在过去20年间的表现几乎无人能望其项背,但“运气”依旧是西蒙斯在谈起投资的时候最经常提及的一个词。这当然一方面表现出他的谦逊,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西蒙斯如何将投资的成败精确地转化成数学的概率来处理。如果投资的结果完全是靠运气,那么成败各有一半的概率,这不是西蒙斯要做的买卖。他要将概率提高到50%以上?。也许从每笔投资来看,成功的概率略微超过50%并不是很出彩,但是很多笔加起来,投资所靠的“运气”就可能被变成风险有限的高额投资回报。
  ?
  如果每笔交易赔钱的概率超过50%,但是每笔赔的数量都很小,相对而言如果每笔赚钱的概率虽然小于50%,但是赚的数目都很大的话,成功的概率也有可能超过50%。
  “20世纪80年代末,我完全停止了基本面分析,变成了一个彻底的、依靠模型的量化投资人,”西蒙斯说。西蒙斯的转型是逐步的,在很长的时期,他都是依靠判断来投资,有时候大手进出。在这个过程中,他慢慢觉得很多价格的变化应该是有规律可循的。这个观察也不奇怪,西蒙斯毕竟是数学家出身。他说:“有一些价格走势不完全是随机的,这就是说有可能通过一定的方式来预测。”他解释只投资流动性比较好的金融产品的主要原因是这类金融产品的数据比较多,可以进行比较好的统计分析;另外,大奖章从来不使用很复杂的另类金融衍生工具。有关另类金融衍生工具和量化投资的问题比较有趣,不过这里先按下不表。对于大奖章基金的投资策略,西蒙斯一贯讳莫如深,他所愿意披露的也就这么多。


  黑箱究竟有多黑
  对于别人所说的“黑箱投资”和其中所隐含的贬义,西蒙斯不以为然。人们把量化投资方法叫黑箱投资主要出于三个原因。其一,大部分的量化投资基金都非常注意保密,因为它们的数学公式就是它们的命根子。如果告诉别人,这就像一个常常到密林的同一个角落采集珍贵蘑菇的人把这个地方告诉了别人,别人抢先挖走了蘑菇,而他自己只能喝雨水。所以,蘑菇在哪里,这是谁都不可以说的秘密。西蒙斯自己的复兴技术公司前两年就曾通过法律手段追杀从该公司跳槽到竞争对手那里工作的两位博士,原因也是为了防止公司的秘密外泄,不过这个故事我们留到后面再细说。其二,很多人都认为所有的量化投资公司都采用非常复杂的数学公式来进行投资,因为量化基金里面似乎到处都是像西蒙斯这样的,可以轻松出入十维空间的江湖异人。其实,也有相当多的量化基金采用相对简单的数学公式,只用一两行就能解释清楚。许多量化基金的复杂也许在于它的科技:电脑系统、通信技术、电子交易手段等。这个关于交易技术的问题非常关键,我们也将专门花一章的篇幅介绍,这里按下不表。就连西蒙斯自己也提到,大奖章基金所用的数学都是很简单的数学,远远达不到陈-西蒙斯理论那样的难度。其三,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依靠对技术型数据的研究分析来进行投资的行为是和使用占星术来预测个人的运程或者预测金融价格的走势很类似的。占星术的结论(或者说谶语)是如何来的?还不是黑箱!而且是毫无科学依据的、遮人眼目的黑箱。
  所以,很多人把采用量化投资方法的基金都叫黑箱,因为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药。在黑箱里面,西蒙斯的大奖章基金则尤其“黑”,因为除了公司内部的工作人员和一些过去的工作人员之外,外界很少有人知道大奖章的投资策略。其他的基金一般要向投资人披露一些关于投资策略和流程的信息,但是大奖章在成立之后的20年间基本上什么都没说过。一个大奖章的长期投资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被问到有关西蒙斯投资策略的问题,他先是支支吾吾,因为他也说不出什么,他接着说道:“我们相信吉姆,因为他是个聪明人。正因为这一点,我们才能放心让复兴技术公司的电脑拿着我们的钱去投资。”这番话听上去也许有些令人担忧:如果投资人对他们的投资管理人所抱的态度都和上面那位类似的话,那么投资管理人就有很大的空间来采取各种欺骗的手段,金融行业中这样的例子从金融成为一个正式的行业开始到今天比比皆是。也正是这个原因,在2009年麦道夫丑闻?揭露之后,有些人指称西蒙斯的大奖章基金就是下一个麦道夫。但是,即便西蒙斯是下一个麦道夫的话,他也不会像麦道夫那样伤害到普通的投资人,因为大奖章基金已经退回了外界投资人的所有投资,剩下的大约50亿美元的本金都是西蒙斯自己和复兴技术公司内部员工的钱。用自己的钱来欺骗自己,这是件不太可能的事情。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外界对行事诡秘的西蒙斯和复兴技术公司没有各种正面或者负面的揣测,尤其是负面的揣测。
  ?
  麦道夫是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前主席,他通过庞氏骗局骗取投资人高达650亿美元的资产,号称有史以来最大的单人金融骗子。2009年6月被判处150年监禁。
  对于量化基金这个所谓的“黑箱”究竟有多黑的问题,西蒙斯回答说:“那些著名的投资人究竟如何投资的过程其实对谁来说都是个谜。我们量化基金的投资方式和任何一个凭借基本面分析判断进行投资的方式相比并不是更为神秘。很大程度上来讲,我们的投资方式倒更为清晰透明,因为这些都是能够在电脑上编程处理的。”他最后又加了一句:“反正,对我们来说,量化投资并不神秘。”


  数学教授们
  还是转回我们的故事吧。
  1988年3月,西蒙斯成立了基金管理公司复兴技术公司,该公司管理的基金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大奖章基金。公司开张前后有三个重要的人物对公司的长期发展产生很大影响:里昂纳多?鲍姆,亨利?劳佛,以及前面已经提到过的数学家詹姆斯?埃克斯。这三个人都不是无名之辈。
  鲍姆是西蒙斯在国防分析研究院当密码破译员时的同事,在统计学中有一个算法是以他的名字来命名的,叫鲍姆-威尔士算法,这种算法可以确定某种不可确知的变量出现的概率,被广泛应用于生物、语音辨别和统计学上面。举个投资的例子来说吧,假定在“正常情况”下,欧元兑美元的汇率背后有一种神秘力量在推动,这个神秘力量使汇率有两种潜在的变动趋势:向上,或者向下。“正常情况”的意思是指没有比较特殊的、小概率突发事件发生,比方说美国突然要接管某家大银行,或者欧洲某国首脑突然宣布辞职,诸如此类的事情。但是我们无法确切地知道神秘力量究竟到底是在向上推还是向下推,因为我们只能看到实际汇率的升降,而实际汇率的变动既包含了神秘力量所带来的影响,也包含了很多其他因素所带来的影响。所以即便实际汇率升了,我们也不能断定神秘力量在往上推。我们只能判断说,往上推的可能性大一些。鲍姆—威尔士算法可以根据各种过去发生的事件来推断目前神秘力量在往上推的概率有多大。如果这种判断的准确性超过一定水平的话,它就可以被用来交易了。因为各种其他因素的影响可能是随机的,过一段时间可以互相抵消;但是如果能够比较准确地判断神秘力量向上或者向下推的可能性的话,你可以按照这种判断来交易:向上推的可能性大就买入,向下推的可能性大就抛出。这样虽说不能每笔交易赚钱,但是过一段时间以后平均就能赚钱,也就是说,从统计的角度来看,你的交易是可以套利的。
  ?
  业内通常将这个汇率称为“电缆”,它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都是全球最重要的汇率。1867年英美之间的第一条海底电缆开通,两地的汇率通过电缆来更新,这个汇率因此得名。
  西蒙斯当年觉得可以把鲍姆的算法用到外汇交易上来盈利,所以他央求老同事给他帮忙。西蒙斯曾经说:“当我把鲍姆说通之后,我就知道我们能编出交易模型来。”鲍姆将模型编好之后交给了西蒙斯。其实,当时鲍姆自己也在交易外汇,但是他用的不是模型,而是西蒙斯准备放弃的基本面法。西蒙斯开始使用鲍姆的模型之后几乎屡战屡胜,用俗话说,天天都用麻袋往回拉钱。当年正值撒切尔夫人当政,美元兑英镑的汇率?是大家打猎的好战场,每天大家都赌英镑是升还是跌。那时的很长一段时间美元都持续下滑,英镑持续上涨,“电缆”的走势似乎只有一个方向,所以赚钱很容易,谁会用什么数学模型?连为西蒙斯编写了模型的鲍姆都不用。
  但是西蒙斯会。很可能他当时就认定自己作为一个科学家来进行量化投资的比较优势吧——要成功,必须寻找到自己有比较优势的方向,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西蒙斯同时还邀来了此前同在石溪大学数学系任教的埃克斯加盟,对鲍姆的模型进行加工。埃克斯自然不是等闲之辈,他在数学的数论学和几何学中都有建树,有几个定理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埃克斯的儿子谈起他父亲的时候说:“他有着能从金融数据里面发现规律的特殊能力。金融行业里的人有些觉得这很神奇,有些则认为这纯粹是无稽之谈。”别忘了,那个时候还很少有人凭借数字上的规律,或者说量化的手段来投资,所以埃克斯的方法在当年还是很超前的。他和西蒙斯同时在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获得数学博士学位,后来被西蒙斯挖到了石溪大学,8年以后又跟着西蒙斯跳出象牙塔在投资上试牛刀。埃克斯将鲍姆的模型用在外汇之外的其他投资工具上,发现模型不仅仅能在外汇上赚钱,也可以在其他商品期货交易中赚钱:小麦、原油什么的,都行。西蒙斯和埃克斯成立了一家公司,叫埃克斯有限公司,由埃克斯操刀。埃克斯这个人虽说很聪明,但是脾气有些大,他和西蒙斯关系好的时候两个人觉得天下没有他们做不了的事情,但是关系不好的时候两个人几乎能刀枪相见。在复兴技术公司成立、大奖章诞生前的几年之中,埃克斯不断对鲍姆的模型进行改进,他还开始对各种金融价格之间的关联关系进行研究,试图找到获利的规律。西蒙斯和埃克斯都曾经透露过,他们的模型其实并不复杂,但是非常有效。1985年,埃克斯离婚,分手的过程很不顺利。他和西蒙斯达成协议,他搬到阳光灿烂的加州继续通过埃克斯有限公司从事投资,这样他也可以在投资之余花时间从事他热衷的帆船运动,忘掉不痛快的过去。
  埃克斯有限公司的投资成绩不错,开始有外界的钱想投进来。1988年3月,西蒙斯和埃克斯的复兴技术公司和大奖章基金鸣锣开张,专门投资各类期货,与此同时林姆若伊基金也关门了。复兴技术公司的地址不在金融界聚集的华尔街,而是在石溪大学的边上。当时公司租用的正是石溪大学类似创业园一类的办公室。为什么公司叫复兴技术公司原因不详,但是“复兴”听上去很吉利。他们管理的基金叫大奖章基金是源于西蒙斯和埃克斯得到的数学奖章。1976年,西蒙斯获得了美国数学学会5年一度颁发的维布伦奖,1967年埃克斯也曾获得过美国数学学会在数论方面设的5年一度的科尔奖,这都是全球数学界顶尖的奖项。
  开张第一年,大奖章基金赚了8?8%,不好,也不坏。但是1989年起模型似乎开始罢工,从年初到4月,大奖章赔了30%的钱。这时候西蒙斯和埃克斯的意见相左,两个人虽然没有拔刀相见,但是据说都已经分别找了律师,要在法庭上分高下。西蒙斯觉得模型有问题,要停止交易。埃克斯则认为这是正常的亏损,要勇往直前。后来还是埃克斯在过去的领导面前做了让步,退出了决斗。埃克斯后来写过一个剧本,发表过不少诗歌,当然,最多的时间还是花在他所热爱的数学研究上,在2006年去世之前他都是在研究量子物理的数学基础问题。
  西蒙斯和埃克斯分道扬镳,请来了普林斯顿大学的数学教授劳佛来为公司的数学模型继续诊断和手术。劳佛和西蒙斯花了6个月的时间苦思冥想,最后决定将过去模型中的有关宏观经济数据的部分完全剔除,只留下技术性的数据。同时,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短线的交易时间上。这应该算是大奖章基金的“遵义会议”,当时制定的投资战略被保留至今,是大奖章基金长盛不衰的立命之本。劳佛于1991年全职加入了复兴技术公司,至今仍然是公司的研究部负责人。
  长线钓大鱼,短线钓的是“热土豆”
  短线究竟有多短?短线和长线有什么区别呢?
  在投资行业里面,短线和长线没有绝对的划分,取决于不同的场合、不同的金融工具、不同的投资者,等等。一般说来,5年、10年肯定算是长线,很多退休金公司的投资都是长线的;天天交易的人则算是短线,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短炒。一天和5年之间的辽阔地带对有的人来说是长线,对有的人来说是短线,有的人干脆就把它叫做中线。长线和短线的投资手法可能有所不同:长线来看,我们前面所说的基本面法通常比较有用,短线则可能更加适合各种技术类、量化类方法,这当然不是绝对的划分。但是西蒙斯的短线要比一天还短,他的交易时间可能是以小时计,可能是以分钟、秒钟计,甚至更短,以毫秒计。金融投资里面最短的短线的计量单位叫“一笔”,也就是说,从上一笔交易到下一笔交易之间的那一个时段,这当然不是一个固定的时间单位,但是对于许多交易频繁的金融工具来说,每秒钟都可能有成百上千笔交易,这个时间是非常非常短的。
  我们从高空俯瞰大海,海上似乎风平浪静。飞机高度降低到海平面10米以内,你就会看到其实海面并不平静,每时每刻都有波涛在涌动。如果你一个猛子扎进海里,海上的波浪似乎又不见了,你的身边都是海水、气泡、窜来窜去的鱼虾和黏糊糊的海带。这个比喻曾经被人用来形容从宇宙学到量子物理的转变过程,其实用来形容从投资的长线转到短线也是很贴切的。在很短的短线上,整个市场的波动不再是主导的因素,更重要的因素是市场的结构、交易的方法和各种参与者之间的关系,等等。金融学里面有专门研究金融市场微观结构的分支,专门来看各种不同的市场结构下信息如何传递、价格如何形成、交易的效率如何、哪里存在着可乘之机等。这是一个比较新的研究领域,但是二十多年前西蒙斯就已经开始用类似的方法来赚钱了。
  各种金融工具一般都是要在市场上进行交易的,尤其是西蒙斯要投资的那些金融工具。按照市场的交易方法,金融市场可以分为拍卖市场、经纪市场和交易商市场。在拍卖市场上买方和卖方直接讨价还价,所有买卖的交易指令都通过一个中心来处理,市场价或者交易价就是出最高价的买家和接受最低价的卖家成交的价格。纽约股票交易所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在经纪市场上中间人(经纪人)寻找买主和卖主,成交以后中间人收取手续费,比如房屋市场的交易一般是这样的,现在纯粹的经纪市场在金融业已经不常见了,主要是由于电子交易方式的普遍应用,但是美国的州政府债券市场还主要是这种交易模式。交易商市场上的交易商也叫做市商,或者庄家。他们拿出一部分自己的资本,承诺在一定的条件下保证购买和出售某种证券,所以保证这种证券的市场总是存在的。这使交易商市场和前两种市场不同,因为前两种市场必须要有合适的买家和卖家同时存在才会有市场,而做市商的存在则可以保证市场的存在。现在绝大部分的市场都有交易商的存在,许多证券都是在交易商市场交易,美国的纳斯达克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纽约股票交易所也引入了做市商的机制,越来越多的市场都采取拍卖市场和交易商市场同时存在的混合交易方法?。拍卖的方式、交易商的交易行为都是市场微观结构的一部分,从目前所了解的信息来看,西蒙斯的模型中有相当的一部分就是专门来寻找拍卖或者交易商市场中的牟利机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