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73|回复: 0

投资的大忌:立场决定投资

[复制链接]

16

主题

36

帖子

10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4
发表于 2014-6-21 10: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MarketWatch专栏作家高德(Howard Gold)撰文指出,很多美国投资者之所以相信恶性通货膨胀和金融系统总崩溃之类的预言,并因此遭受了损失,其实和他们自己的政治立场颇有关系,但让这些影响投资,恰恰是投资大忌。

  以下即高德的评论文章全文:

  不久前,我在一篇专栏文章当中揭示了近年来先后出现的四大末世预言的荒谬,以事实对它们进行了批驳。

  我们没有看到又一次股市崩盘,也没有看到新的大衰退。欧元区没有分崩离析。黄金价格更没有涨到5000美元以上。除开一些预言家们不知疲倦,一次又一次发布的惊人言语之外,我们在其他地方根本看不到恶性通货膨胀的影子。

  可是,文章发表之后所得到的评论却让我大吃一惊。我看到,还是有许多人坚信最糟糕的都将发生,但是这些人当中,却没有一位提到了自己到底是在怎样投资,到底取得了怎样的历史表现。
  或许,这是因为拿出相关具体细节会让他们自己受窘吧。如果你过去五年当中一直把钱藏在自己的床垫子底下,或者是都买了金币和银币,那实在就太遗憾了,因为你的表现将大大落后于那些买进持有者——尽管后者则你看来是白痴,白痴到天就要塌下来,也不肯卖出全部股票。

  于是,我大感好奇——为什么人们非要紧紧拥抱那些可疑的信念,做破坏自己利益的事情呢?
  答案一定程度上是在于所谓“后悔规避”的心理现象,这是行为财务学当中的一个关键概念。人们往往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和承受悔恨的折磨,而是更坚定地宣称自己最后会被证明是正确的。

  不过,正如那些评论所明白无误地显示的,人们的政治信仰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比如说下面引述的评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人类历史上的每一种法定货币最终都崩溃了——美元也不会例外。一旦其他国家开始试图利用自己的印钞机来摆脱债务,你就该明白,一切都在走向终结……相反,黄金作为一种久经考验的货币却已经存在了五千多年。”

  接下来是这评论的一条回复:

  “那些执掌着央行印钞事务的高官显贵们不理解一件事情……印钞作为一种刺激手段只是在一段时间内有效,而持续下去的话,由于继起的真实财富损失,这样的做法就只能发挥反刺激的作用了。”

  这一再强调债务、“印钞”和“法定货币”等已经死亡的语调其实已经泄漏了天机——这些其实都是自由主义右翼理念的奠基石。

  两位恶性通货膨胀末日最著名的预言家希夫(Peter Schiff)和法伯(Marc Faber)都支持保罗(Ron Paul)于2012年竞选美国总统,这绝非巧合。

  在你对我这些说法嗤之以鼻之前,我必须澄清的是,对于联储大规模的量化宽松计划,对于他们2008年以来已经购买了近3万亿美元国债和抵押债券的实践,我确实有自己的担心。整体而言,这些采购行动显然并没有达成刺激经济增长的预期,而央行储备却因此大幅度膨胀,进入了联储史上从来不曾进入过的领域。

  著名的保守派经济学家梅尔泽(Allan H. Meltzer)上月初曾经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写道:

  “历史上,从来不曾有一个国家以央行印钞来应对庞大的预算赤字,却可以避开通货膨胀的……今天,银行负债表上有超过2万5000亿美元的闲置储备,一旦借贷和货币增长抬头,这就是一个高通货膨胀的巨大源头……通货膨胀就是我们的未来。”

  必须指出的是,梅尔泽使用的说法是“通货膨胀”,就像美国在1970年代曾经经历的那样,而不是“恶性通货膨胀”,像津巴布韦或者魏玛德国那样。他显然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差别。

  其他的预言家却没有进行这样的明确区分。因此,委婉一点说来,那些害怕债务问题,害怕联储的债券购买政策的投资大众,他们的恐惧是被恶性通货膨胀预言家——还不仅仅是法伯和希夫——所误导的结果。

  “……过去五年当中,我们看到了各种理念的大曝光……认为黄金是针对金融系统的全面崩溃的保障”。《财富》杂志去年8月的一篇富有启发性的文章写道, “或许,这一观点最广为人知的支持者,就是福克斯新闻曾经的标志性人物贝克(Glenn Beck)。”

  “从2008年开始,几乎是毫无间断,贝克一直在高调地将美国的货币政策和那些灾难性的场景如魏玛德国联系起来。”

  可是,尽管金甲虫在2000年代当中赚了大钱,但是过去两年半时间,这种黄色金属一直处于熊市当中。因此,正如《财富》所写,“那些最极端的虔信者现在不得不坐视自己的黄金价格……崩溃,同时继续坚守自己的理念,相信真正的崩溃将会在近期内降临到整个美国经济头上,那时他们就可以成为笑在最后的人了”。

  我可不相信那一幕会发生。

  2011年9月突破每盎司1900美元的关口至今,金价已经损失了大约三分之一。同期之内,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了64%。如果从股票牛市起点的2009年3月算起,则标普500指数累计涨幅183%,金价同期涨幅不足40%。好吧,你说说哪个是更理想的投资选择?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知道,持有一些黄金作为针对通货膨胀的避险工具是肯定有意义的,但是我坚信,这部分工具在我们整体投资组合当中的比重,5%或者10%足矣,再向前就是谬误。

  市场不关心政治,市场也不会在乎国会山或者白宫是谁说了算,不在乎这些人信奉的是怎样的理念(当然,极少数情况例外,比如在2011年债务上限危机期间)。市场关心的,只有企业利润和利率。

  如果有一位富翁叔叔愿意白给你一笔钱去投资,你会因为这位叔叔十年后可能破产而拒绝吗?

  可是,末日派投资者偏偏是这样,他们非要逆着华尔街的信条,去和联储作对。正如去年过世的伟大的茨威格(Marty Zweig)所告诫的,这么干纯属于“自取灭亡”。

  这个悲伤故事给我们的教训是,当投资者的时候,我们必须把钱放到利润所在的地方,而不是自己嘴巴所在的地方。(子衿)

  来源:新浪财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